“后千禧一代”将掀“职场革命”?_凤凰资讯

“后千禧一代”将掀“职场革命”?_凤凰资讯

原标题:玩转社交媒体、自己选雇主、用视频应聘、选择微创业或弹性工作……

“后千禧一代”将掀“职场革命”?

■本报见习记者杨瑛

丹?米勒是一名19岁的英国学生,但他还有另一个身份——一家社交媒体公司的首席执行官。

两年前,米勒在创业基金的帮助下成立了公司。尽管一共只有10名员工,但他们开发的应用软件被英国400多家院校使用,去年实现营收4.5万英镑(约合6万美元),并吸引了5万英镑的投资。巴克莱银行、毕马威、劳斯莱斯、欧莱雅等大牌企业都开始使用他的软件招聘。米勒的梦想是使用户数量在2022年突破500万,“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下一个领英(全球职场社交平台),但目标群体是学生。学生们不想使用领英,因为它不懂年轻人”。

还有许多人像米勒一样,他们是被称为“后千禧一代”的最年轻创业者。近日,英国广播公司(BBC)采访了多位专家,解读“后千禧一代”将给未来职场带来哪些改变。

“后千禧一代”:屏幕动物

在国际上,“千禧一代”是指出生于1984年至2000年的年轻人,也被称为“Y一代”。随着“千禧一代”逐步迈入30岁,衍生出“后千禧一代”的概念,即“千禧一代”中最年轻的一批,一般定义为18岁到22岁的年轻人,又被称为“Z一代”。

未来几年内,“后千禧一代”将逐步成为最年轻的劳动力。“千禧一代”中年龄较大的已三十出头,有些掌管大型企业,有些处于中级管理层,对职场的影响已显现且定型。作为职场“新势力”,“后千禧一代”在观念、习惯和文化上都有所不同,也势必带来新气象。

如果说“千禧一代”的成长与互联网发展同步,那么“后千禧一代”则是与社交媒体共生长。因为从小对着平板电脑,手机不离手,拥有不止一个社交媒体账号,他们被称为“屏幕动物”。

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组织心理学教授卡里?库珀表示:“他们是以科技为导向的一代人。他们更倾向于思考人工智能将如何帮助他们的生活,而不是惧怕它。”

新加坡南洋理工学院商学院副教授特雷弗也认同这一观点,他认为社交媒体将使未来的职场发生更多变化。“职场将应对更多技术带来的变革以及人们工作方式的改变。‘后千禧一代’将更多采用无边界的工作方式,逐渐改变过去一个世纪中人们注重行政管理和物理边界的习惯。”

社交媒体重塑职业观

除了工作方式的改变,社交媒体、尤其是智能手机在年轻人择业上的作用同样不可忽视。从事人口统计学研究的企业主管杰森?多尔西表示,“‘千禧一代’ 的应聘者需要适应社交媒体,但‘后千禧一代’不一样,他们通过社交媒体来选择雇主。”

“后千禧一代”习惯使用视频聊天软件,这种异常便捷的移动通讯方式也将被带到工作中。“我们会告诉雇主,如果他们不会通过移动设备进行招聘,就招不到年轻人。”多尔西说。

米勒也充分认识到这一点。在他开发的应用软件上,应聘者可以上传视频简历。未来,米勒还计划增添一项新功能,让应聘者可以与已入职的员工或校友进行实时通话。

社交媒体也使“后千禧一代”更具开创性。“这一代人在成长过程中拥有很多创业机会。如果你从小就在Instagram(一款图片分享应用)上管理你的个人账户,你就会将它看作是你的个人品牌。”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阿伦?萨丹拉彻说。

视频网站YouTube上有许多年轻人的奇思妙想:测评化妆品、展示新买的运动鞋、让网友围观打电动……而这些都有可能帮助他们获得创业的“第一桶金”。

对于“后千禧一代”来说,弹性工作制和零工经济是很多人的职业选择,通过在线上培养大批粉丝来赚钱的“微创业”正逐步取代传统的职业发展路径。“这一代人把微创业作为谋生的初级手段,而非寻求一份稳定的全职工作,”萨丹拉彻表示,“其中最关键的一个词是‘创业’,这是与过去最大的区别。”

比“千禧一代”更有“紧迫感”

然而,也有专家指出,将“后千禧一代”贴上“创业”标签是对这代人的普遍误解。美国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珍?温格认为,美国的“后千禧一代”普遍有一种“紧迫感”,有些是因为恐惧,有些则是因为野心,但他们都不愿意承担风险。

温格曾对密西根大学进行调查,研究显示:2015年,超过55%的美国高校毕业生表示“愿意加班”,这是自1993年以来的最高值。

分析认为,“后千禧一代”的童年受到2007年到2009年经济大衰退的影响,从而形成这种“紧迫感”。“‘千禧一代’在经济繁荣的时期长大,他们觉得(生活和工作中的)一切都来得容易,”温格说,“但‘后千禧一代’不会有这种心态。”

独有的文化属性和特质

与此同时,“后千禧一代”也产生了独有的文化属性。有专家认为,尽管这一代人中有不少像马克?扎克伯格这样年轻有为的案例,也有太多通过社交媒体一夜成名的自媒体明星,但他们更重实际和规避风险。一个例子是,“后千禧一代”不愿为学业背上债务,更多人希望选择一家与自己价值观相符的公司。

此外,这也是价值观最多元的一代。在种族和性别观念上,他们更看得开。成长于社交媒体和即时讯息都非常发达的时代,他们善于表达,乐于分享,敢于直言。他们很清楚互联网能产生何等威力,也懂得如何运用于工作中。

“我要发声,然后去改变这个世界。”库珀认为,这是“后千禧一代”的典型心态,“这是非常善于观察的一代人,他们会从父母和哥哥姐姐身上总结经验。”

19岁的米希尔?盖瑞麦拉是斯坦福大学一名计算机系学生,同时还管理着美国最大的“黑客马拉松”大奖赛。目前,他正在自主研发一款无人机,可以进入人类无法抵达的灾难现场。

作为“后千禧一代”中的典型,盖瑞麦拉身上的诸多特质都与专家所言如出一辙。

愿意努力工作?没错。“所有内容我只要在谷歌上搜索一下都能掌握,但我喜欢课堂教学,因为可以亲自体验。我喜欢我的教授们。像我这样年纪的人都很实际,就是想知道如何应用(这些知识)。”

规避风险?也没错。“那些像扎克伯格一样辍学的人坚信自己的发明可以流行并获得成功。但对多数大学生来说起步还是很难。”

想要改变世界?还是没错。“我的梦想是创造出足以改变10亿人生活的东西,像谷歌那样。”

尽管盖瑞麦拉和米勒的成功只是这一代人中的少数,但他们仍然代表了多数“后千禧一代”的心态:面对职场,他们自我激励、预估风险,懂得如何运用科技和社交媒体来取长补短。

阅读次数:
 

上一篇:可以说凭票供应的方式退出根据航空企业配置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